集结完毕!各路扑火队将对四川森林火灾发起总攻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刊发的《周江受贿、滥用职权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周江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受贿罪的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在未被监察机关宣布采取调查措施前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滥用职权罪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予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周江自愿认罪认罚,可对其从轻处罚;向郴州市监察委退缴赃款及违法所得1900万元,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她早年曾在学校任职,当过海淀区明光中学教师,海淀区教育局团委干事、副书记,教育工委团委副书记,丰台区团委副书记等。

为何刑满释放后,周江又被郴州市监委立案调查?

也就是说,周江是“二进宫”。

那么,周江漏了哪些罪?

目前,中央对无症状感染者防控工作已提出进一步要求。

据新华社2017年11月披露,2017年1至8月,北京市处置问题线索6766件,同比上升29.7%;立案1840件,同比上升0.7%;处分1789人,同比上升35.4%。

而他第二次被查,则是因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调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向力力案时,发现了周江严重违纪违法的线索。

当时,杨逸铮曾出席开班动员。

对于刑满释放后又发现漏罪的情形,如何进行处罚、确定执行的刑期?政知君注意到,北京市纪委副书记杨逸铮已经出任中纪委驻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纪检组组长。